Friday, January 25, 2013

一个人的槟城 ( II )



睡醒,已十点了,不是我睡,而是昨晚十二点就睡,可是冷气机好像跟我不去一,开着开着,突然就在那怒吼,好像是在欺只有一个人的我,最后我索性把它的嘴巴封着,虽然会热,总好过没睡好,等到热时再帮它解封。热到醒,我就开冷气,然后它又开始在怒吼,不知道这样拉扯了多久,才终于到了第二天早上。昨晚跟冷气机拉扯得好饿,第一件事就是拿着相机,摔了门跑出去找东西吃,头也不回的离开那冷气机。就只欠没听到冷气机说 “你走出了这扇门,你就永远别想再回来!”。
出去后的第一件事当然又是吃,人以食天,不吃不起自己啊,然后又到了昨天吃午餐的地方,只可惜,他好像都不是早起的儿,所以并没有开店,而我,应该算是早起的儿吧,然已是十点多了。没法,只好继续走下去,看看街上的其它店有没有开,然后就这么不小心让我遇到了早起的虫儿,他是卖者福建面的虫,对不起,把煮虾面的人竟然被我写成虫了。可是你卖的虾面是有一点不错吃哦。甜甜的汤带有一点辣,,带一点辣味,香香的虾味,闻的时候,从鼻子,到嘴里,然后吃的时候再从嘴里到鼻子,整个味道都散发出来,好久好久都没吃到好吃的虾面了。





那辣椒放在匙上,如果怕吃辣的人,可以不用放到完,而我,当然没有如果,一下子就把那辣椒全都加进汤里了。其也没那么辣,一下子,那些面就被埋葬在我的肚子里了。
饱饱就要去行今天的划了,开了车门,然后再拿出航把目的地定成 George Town,跟着它走,一开始自己会过桥,去到那果走着走着,不小心到了渡轮码头啊,以前在这边候,当的我没有,想要到上玩,我们总得来到这边坐着渡轮过海,想不到么意外,我又回到了边,也许是命运的安排,我又走回以前常走的路,坐渡轮。不管是车还是人,都在渡轮上用着一样的速度前进,而且目的地都一样,就是对岸。亲爱的,不知道哪天,我们能够像这样有着一样的速度,一样的目标呢?



 上也有很多人都是来城旅行的,他们都拿着相机,拼命的拍照,我想如果是本地人应该不会这么做吧。我不是本地人,所以,我也下车拍照了,只不过我没有拼命。被海风吹在脸颊,好舒服,凉凉的,好久没被这种风吹过了,最近总是都呆在冷气房里,被关在一个房间里,烦恼就像里面的空气,一直再循环,吹走了后,又回到自己的身上,而在这里,吹下吹下,感觉上好像身体都轻了些,就好像那些沉重的烦恼也不小心的一起被吹走了。我想,其实并不是烦恼真的被吹走了,而是跟着这些风,以及眼前的这些风景,自己也在慢慢学会用更辽阔的心去看待这些烦恼。住在海边的人会不会有着比别人更广阔的心,就好像海一样,能够包容一切,能够接受一切呢?也许就是这样,人们都喜欢自己的家一样望出去能够看到海景。看着就快到对岸了,就钻进了车,再继续去George Town
其实,那地方跟码头是很近的,我也是到了才发现,两个弯后就到了,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那些大名鼎鼎的壁画,而这些壁画中,最出名的应该是那骑着脚车的小孩吧,而我一定要看到这一幅画。看着路上来往的车子,还是决定步行去寻找这些壁画。把车停了,把卫星导航放进包包里,抓起了相机,就开始了今天的寻画之旅。拿着卫星导航不是因为里面能够帮我找到那些壁画,而是我怕自己走着走着,就不知道怎样回到自己的车里。一开始我以为,这么出名的壁画应该很容易找,刚好又看到两个很像游客的人,心里想着他们应该也是来这里找壁画的吧,所以心里就偷偷的跟着他们,结果,跟着跟着他们突然不见了。很明显,我没有做警察的潜能,因为我不会跟踪人。我想,问这边的人应该比较快吧,然后我就便利商店里买了一瓶水。
“请问,这里的壁画都在哪里啊?”我问店里的员工。
啊?
“就那些在墙壁上的画画啊。”
哦!你向前走然后再左转你就会看到了。
“嗯,谢谢。”

跟着他给的方向,我到了第一幅画,不是那骑着脚车的小孩,而是有一直恐龙,两个小孩加上一辆电单车的画。当我在那边时,刚好有另外一群人也在那边,然后有一个叔叔突然就说话了。

这幅画其实有一个故事的,一开始这里就只有那个坐在电单车上的人,可是后来有一个破坏者,在他的后面画了一只恐龙,想让那只恐龙吃了那个人,过了不久,那个画家为了救那个人,他再回来加上一个人拉着那恐龙,不让它去吃了另一个人。
所以啊,不管是破坏者还是那画家,两个人都很有创意。




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,可是我愿意去相信他。人啊,永远都更愿意去相信美好的事情,就好像你不管对我说什么,我都相信你,因为你在我生命中,是那么的美好。那小小的人,拉着那大大的恐龙,而经过岁月的摧残,那拉着恐龙的线好像要断了,会不会有天,那坐在电单车上的人,真的会被那恐龙吃掉呢?几年后回来,会不会是那恐龙已经老死了呢?几十年后,你会不会还在我生命里呢?


听完了故事,拍了张照,然后继续寻找我的脚车小孩,跟着看壁画的人潮走,我来到了下一个壁画,可是,也不是我想看的那幅画,这一次,是一个小孩在椅子上踮起了脚,想看到窗口的另一边,可是不管怎样努力,他始终都看不到那窗口的另一边有什么,因为他的手连窗口的边缘都动不到。对啊,小时候的我们,就是这样,觉得大人的世界很好,因为好像什么都可以做,总是努力的踮起了脚,想更快的偷窥到大人的世界,却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在那个世界里了。现在的我们还是不停的踮脚,这世界就好像永远都有着追不完的东西,有时太过专注,就像画中的小孩,永远都面对着墙壁,看不到旁边的事物,忘了要看自己之前一直踮脚想看的风景。



然后我继续走走,寻找那脚车的画,一路上看了其他的壁画,像在三轮车上的老人,抓着窗口的小女孩,还有一些用铁条做成的画。用铁条做成的画,更像漫画,里面有对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叫 Love Lane 的路,旧旧的建筑物,上面挂着崭新的路牌,这是不是意味着,爱情,不管经过了多久的时间,它还是一样呢?是不是到了白头,两人之间的爱情都还能够不变?这一些,都好想知道。啊,我是不是又在踮脚,想看到窗后的风景了?

一路上看了这么多,可是,我始终找不到那脚车,是不是在我走着路的时候,那小孩也骑着脚车到处乱跑,所以我才一直都找不到啊,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自己停车的地方,可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,没看车一眼,我又继续去找那脚车,又走回了看到第一幅画的地方,然后再走去另一个方向,最先看到的是一群人围着一幅墙壁,这是我之前没来到过的另一条街,原来,那辆脚车就在这个地方,这一幅比较特别,我有拜托路边的旅客帮我跟它拍一张照,现在它是我面子书的 profile picture。看了看,心里满足了,才去下一个地方。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只想看这幅画,为了找它,我绕了很多地方,可是这样却让我更珍惜。我就是这样,想要的,就只有你而已,就算这段时间里,我用了很多时间,绕了很多远路,可是我并不后悔,这些,让我更懂得珍惜,更懂得不可以放弃。这时的时间是四点半。我总共在这里走了三小时多的路。






开了车,下一个目的地是极乐寺,感觉上每一次来槟城我都会来极乐寺,我想极乐寺就像这边的一个地标吧,没来这里就好像去巴黎没去巴黎铁塔,虽然我没去过巴黎,更不知道在巴黎铁塔的下面是怎样的感觉,到极乐寺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,看看时间,还来得及去到最上面,看观音娘娘,这边的观音娘娘很大,而且她在极乐寺的顶端,需要坐电梯才能够到那边,虽然时间是对了,可是,电梯刚好坏了,只好在远处凝望着她。

“观音娘娘,你好啊,我又来探望你了。”
‘….’
“虽然我来不到你的面前,可是我相信你应该还是听得到的。”
‘….’
“前几天是我的生日呢,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我的三个愿望呢?”
‘….’
“我许愿了哦,第一个愿望是希望她能够永远的快乐。第二个愿望是希望她能够永远的健康。第三个愿望是….”人家常说许愿,前面两个要讲出来而第三个不能讲,要不然它们都不会实现了,所以第三个愿望是我跟观音娘娘的秘密。寺里的走廊吊着好多灯笼,每个灯笼上都粘着每个人的愿望,我想很多人都有很多愿望吧,可惜的是,不是每个愿望都能够实现。



以前每一次从这里下去时,都会在附近吃炒粿条,可是今天太迟了,那间店已经关门,而我只好在附近找其它东西吃。然后我又来到了卖 laksa 的地方,找个地方坐下,叫了一碗一碗来吃,这一次,有人跟我一起吃,只是我不认识他,纯粹的不够地方坐,今天的laksa比昨天的好吃,味道都刚刚好,同桌的他,把整碗吃的干干净净,一滴汤汁都不放过,只差没去舔干净那个碗而已。




吃饱后就回到旅店,至于升旗山我没时间去,我想就留到下一次吧。到了旅店,冲了凉,再跑出去,这次去的是Pacific Mall,一间以前在这边读书时常去的地方,还真的挺怀念这边,那楼梯下卖着wafer的味道是这么熟悉,可是一次都没去吃过,这一次也一样,纯粹的嗅着飘在空气里的味道,可惜,卖吃的大多数都已经关了。印象中,我并没有一次在这边呆到这么迟因为之前读书的地方有门禁,不能够太晚回去。以前总是从学校挤满了巴士然后来到这里,一大群人,一起逛街,一起吃饭,一起看戏,一起玩游戏,没担心得太多,就连学业也感觉像在这里发了一个梦,然后就毕业了。我想这是我读这么多年书里最轻松的一年。好怀念这种生活,做工后,总是一个人,一起是很少出现的字眼。

随便吃了些东西,就回去了,是时候收拾心情准备回去了。第二天早餐去吃了炒粿条,带着一个人旅行的勇气与决心,回到了现实。很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,回来后看东西的方式更不一样了,更让人焕然一新。我是满足的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